Cao Yang



国家二级演员

一,舞蹈专业学习经历:

1994年09月—2000年07月, 就读于中央民族大学中专部舞蹈系。学习舞蹈表演专业,由于个人身体条件较好深受老师们的喜爱。

2000年09月—2004年07月,就读于中央民族大学本科部舞蹈系。专业成绩名列前茅,多次代表学校参加全国性质的舞蹈比赛和访问演出。

2013年09月—2015年07月,就读于北京舞蹈学院研究生部编导系。个人研究方向为”影子舞“,独立完成编创影子舞《少年奇遇记》。演员们都是由同班同学组成,在毕业汇报中作为开场节目给专家老师们留下深刻印象。

二,个人比赛及获奖经历:

1997年08月,荣获第五届“桃李杯”全国青少年舞蹈比赛少年乙组表演奖。比赛剧目为傣族独舞《雀之灵》。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1999年某月,荣获北京市舞蹈比赛群舞一等奖,比赛剧目为朝鲜族舞蹈《着踏》。


2001年09月,荣获第二届全国少数民族汇演表演一等奖,担任朝鲜族舞蹈《长白祥云》的领舞,个人获得“最佳新人奖”。

2002年10月,荣获全国第二届CCTV电视舞蹈大赛优秀表演奖,比赛剧目为朝鲜族舞蹈《长白祥云》。

2003年07月,荣获第七届“桃李杯”全国青少年舞蹈比赛青年组优秀表演奖,比赛剧目为傣族独舞《版纳印象》。

2007年10月,代表中国歌剧舞剧院参加第八届全国舞蹈比赛,比赛剧目为藏族独舞《唱支山歌》。

三,工作经历:

2004年09月,进入中国歌剧舞剧院舞剧团工作并担任主要演员。参加大型歌舞晚会《五彩中华》的排练和演出。担任古典舞群舞《扇舞春风》和《国色天香》的领舞,饰演角色“杨贵妃”。

2005年05月,参加大型原创舞剧《南京1937》的排练和演出。饰演角色“女大学生”。

2006年05月,参加大型原创情景歌舞晚会《四季情韵》的排练和演出,担任朝鲜族舞蹈《长鼓舞》和情景歌舞《月亮升起来》的领舞。

2007年04月,参加大型原创音乐剧《茉莉花》的排练和演出。12月,参加大型原创歌舞晚会《金舞银曲》的排练和演出,担任情景歌舞《太阳恋歌》的领舞。

2008年05月,参加大型原创歌舞晚会《金舞银曲2》的排练和演出。担任汉唐古典舞《彩陶俑》的领舞。

2009年04月,参加大型原创歌舞晚会《挡不住的风情》的排练和演出。

2010年04月,参加大型原创歌舞晚会《紫气祥云》的排练和演出。

2011年05月,参加大型原创歌舞晚会《五洲风情》的排练和演出。担任傣族舞蹈《水之灵》的领舞。

2012年05月,参加大型原创歌舞晚会《天边的祝福》的排练和演出。担任当代舞《流光炫彩》的领舞。

2013年05月,参加原创舞剧《孔子》的排练和演出。饰演角色“孔子的母亲”。

参加大型原创歌舞晚会《一路风情嘉年华》的排练和演出。担任舞蹈《月光》中影子部分的表演。

编创影子舞《成长的故事》,中国中央电视台的《星光大道》栏目中演出。

2014年05月,参加大型原创歌舞晚会《梦中的故乡》的排练和演出。担任舞蹈《胡舞》的领舞。

参加原创舞剧《恰同学少年》的排练和演出。

2015年03月,担任“颂和平 梦飞翔”李雨儿美国新春音乐会的执行导演,负责舞蹈部分的排练。

获得北京舞蹈学院导演专业硕士学位,在毕业晚会中担任导演,创作影子舞《少年奇遇记》

04月,编创影子舞《奋斗》,在保利剧场“故乡的云”大海组合演唱会中公演。

07月, 获得北京舞蹈学院导演专业硕士学位,在毕业晚会中担任导演,创作影子舞《少年奇遇记》

09月,担任中国歌剧舞剧院原创歌剧《号角》的舞蹈编导,负责舞蹈编排及歌剧演员的形体设计工作。

11月,担任由国家大剧院创作的大型歌剧《这里的黎明静悄悄》的舞蹈编导,负责舞蹈编排及歌剧演员的形体设计工作。

2016年03月,受邀担任中国儿童中心艺术团的特聘专家。

参加中国歌剧舞剧院原创舞剧《昭君出塞》的编创工作

编创影子舞《白桦林中》,中国中央电视台的《星光大道》栏目中演出。

与北京9当代舞团合作,编创影子舞《雁庐》

受邀担任华侨办“华星艺术团”出访韩国 菲律宾 阿联酋,担任艺术指导进行文化交流及授课编创工作。

担任国家机关工委为纪念建党95周年和长征胜利80周年“不忘初心 继续前进”文艺展演的导演之一。

四,个人研究方向:

2012年开始接触“影子舞”,2013年进行了对匈牙利“Attraction”影子舞团的学习。同年开始了对影子舞编创工作,直至2016年编创《成长的故事》《奋斗》《少年奇遇记》《欢歌笑影》《白桦林里》《雁庐》等多部作品。2015年撰写论文《浅析对影子舞的认识与实践》,2016年在“华夏教师杂志”中发表文章《例述影子舞的创作思路与艺术价值》。“影子”无声而有力,无面而有相,这是影的魅力,也是造影的难点。艺术承载文化,在影文化与舞文化的交集中进步,既要归纳造影艺术的设计要素也要突破舞蹈文化的表现定律。本论文将展示影子舞的魅力令人有所欲,也会浅析影子舞的难点令人有所解,更重要的是为影子舞在艺术价值、学术价值的背后拓展人文效益的长远性,无论是延长幕后舞蹈的演艺生命、还是培育本土舞蹈的特色生命,总之在为中国影子舞存在的合理与必要性寻根立足于“起舞弄清影,何似在人间”。“影”是光的背面,是物的写意。用“影”来表达舞蹈,就像水墨作画的一生万物——淡化形貌干扰,突出虚实反差,因此更能调动观者的思维与感触。当影子舞给予观众更多的主动时,创作、制作、表演……一幕之隔,或可做到逼真的模仿、或可营造奇妙的画像,引领观赏者一击即中领悟舞剧的含义。